怪哉

杂食,曾立志为冷圈产粮,现在嘛…好,不重要了【躺

【卫聂】我是师弟我认了【高甜】(中)

本来这次想一发完结果没收住。
另外就是这两天在外旅游所以会(下)会缓缓x。
大概还会有个小番外。
有私设。
本集小庄英雄救美/bu。
话不多说今天我就要给你俩按头/bu。




8
今天卫庄逃了早课。
此时他正坐在鬼谷山林最高的那棵桃树上。揪花瓣。
师哥更喜欢我,师哥更喜欢猫,师哥更喜欢我,师哥更喜欢猫……第n次剩下的最后一片不出意料的指示着师哥更喜欢猫。
靠。
卫庄一把揉烂了最后这片无辜的花瓣,一个纵身跃下枝头,惊起了地上一大片惨遭毒手的花瓣。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涌起这股无名业火,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咚——”随着卫庄的一拳,鬼谷里第二高的桃树成为了最高的桃树。
行,不就是一只猫吗,能活几年?我忍还不行吗。
【二庄啊,你这是…认输了?



9
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这天清早鬼谷子差遣他的两个徒弟去山林里摘些果子做月饼用。
接到这个任务的卫庄白着眼冷哼了一声,颇为不满地吹了一口呆毛。
三个人心知肚明,卫庄和盖聂都不是爱吃甜口的,只是他们的师傅,现任鬼谷子本人,这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其实是个甜食怪。
到了林子里,纵横两人分头摘果,因为卫庄懒得看师哥和猫秀恩爱。
嘁,让我摘果贡给那个老头子,想的美。
又一次,卫庄叼着一根草,悠闲地躺在树枝间,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在少年低垂的睫毛上,和着满树的果香,恬静成一幅美丽的风景。
少了那两个碍眼的人,挺好。卫庄强迫自己这样想,不过他真实的心声也不难猜:如果把猫换成自己,挺好。
然而这一时的清闲卫庄也无暇享受多久,树下一声凄厉的猫叫再一次搅了他的好心情。
卫庄刚想骂,抬眼便看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一幕——落单的灰猫被一只体型硕大的黑狗逼到了角落里。
卫庄顿时来了兴致,似乎有些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剧情。他甚至激动的想要作诗,危险的猛兽随时准备撕碎无辜弱小的猎物,捕食留下一道道血腥像满脸皱纹什么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和皱纹有什么联系,也许是刚刚脑子里突然冒出师傅得知他没有干活后那张气的胡子都炸飞的脸。
然而画面里却出现了一个他一直以来期待着但此时最不期待他会出现的人——他的“师哥”盖聂。
想必盖聂也是被猫叫吸引过来的。只见盖聂一步挡在猫咪的身前,“凶狠”地盯着黑狗。
嘁…真没看头。好不容易这只蠢猫要死了,盖聂你来凑什么热闹。
大黑狗似乎并没有被盖聂的“威严”震慑到,它呲着一口尖牙,嘴角还淌着乳白色的涎液,正一步步向一人一猫逼进。而他的“师哥”此刻除了死盯着它之外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等一下,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啊。
盖聂这个笨蛋在等什么?怎么还不出招?光摆架势有什么用啊,再况且您这奶里奶气的架子连只蚊子都吓不住好么!等一下,莫非盖聂…怕狗?!堂堂第十九代(我编的x)鬼谷子大弟子纵剑派传人一怒诸侯惧安居天下息心怀天下高高在上平常板着一张扑克脸一副看尽世间繁华不食人间烟火被师傅称赞无所不能的师哥盖聂居然怕狗?!
卫庄此时对自己这个惊天大发现满意的不能自己,哈哈,盖聂啊盖聂,被我抓住这么个把柄,看我回去终于可以逼你喊我一声师哥了吧!就算是这样的危急关头我们的二庄还在打着诸如此类的歪念头,不得不吐槽一句你是有多在乎这个称谓啊。
好了好了,闹够了,怕是自己再不出手江湖上从此便要留下“鬼谷大弟子被狗咬残”这种不甚中听的佳话了。
卫庄随手折了枝树枝,纵身一跃,轻盈的落在一人一狗之间。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脑子一热就要亲手搅了这么一场好戏,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出手以后的日子又要忍受猫咪的折磨,卫庄此刻心里是七分后悔两分无奈还有一分…生气?这一回倒不是生猫的气,他是气他的傻师哥明明怕狗还要挡在蠢猫的前头。他真想看看如果自己不出手盖聂这一次会如何收拾烂摊子,但是他这副身体显然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判断,他不会让师哥犯险。



10
好了,现在卫庄正面对着这个对自己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危险。
我们的狗狗也是看脸的人,不,看脸的狗。在卫庄冰冷的星眸的凝视威逼下,前爪已经是不敢再向前迈了,但又不甘放弃两人身后的美餐,于是只是呲着牙,摆出一副凶狠的架子,喉咙里低鸣着,要知道动物们总是用这种手段企图威慑他们的敌人。
只见卫庄后撤一步,足尖轻划半周踏实地面,放低重心,上身微倾,双手合环以执剑姿势握持树枝末端,树枝尖直指黑狗的眉心,步罡踏斗,蓄势待发。
盯着黑狗,卫庄的眼角不自觉地跳了跳。
靠,我怎么觉得自己此刻这么蠢。



11
接下来这件事,是卫庄在以后的十几年里都不愿提及,也不许人提及的——所谓剑即出鞘,必见血光。/意思就是你丫敢提鲨齿梳头x
没错,卫庄到现在还羞于启齿的这件事便是——他第一次使出横贯四方,是用在了一条……狗身上。
话说当时卫庄心里乱的很,刚入谷就被师傅坑,认了一个“妹妹”做师哥,成天到晚各种偏心把这个“师哥”夸的跟那个什么似的,各种手段都用了说什么都不肯叫我一声师哥,不是我说就一句话能死么?行吧,不说就不说吧,我也不强人所难/?毕竟…毕竟每次看那人一脸认真的眨巴着大眼睛跟我扯什么天道人宗的大道理的样子也还算…咳…挺可爱的。【后期卫庄本人又补充了一句:师哥的睫毛真长。】但后来那只猫又是怎么回事?成天围在我师哥旁边一副媚态,只是它一厢情愿也就算了,师哥居然还报以琼琚!两个人(猫)一天到晚腻腻歪歪搞得师哥都不正眼看我了!我…我就是想要师哥的眼里只有我,只对我一个人好,只笑给我一个人看!之前我们总会一起看鬼谷夜空的星星,师哥总是跟我说他愚不可及的梦,每次我都想说其实我也有个愚不可及的梦,那就是…啧…不重要了。我有时看着你眼睛里的星星,很希望你有一天真的能碰到它们,但我又害怕那一天真的来到,害怕你只顾着追逐它们而不舍得回头,或者再近一些,三年很长也很短,我不敢想像在那之后这片星空下还在抬头守望的是我们之中的谁。…靠,我现在都在想什么啊。一定是被那只蠢猫恶心久了结果变的和盖聂那个笨蛋一样蠢了!我…我就是讨厌那只猫,我就是自私一点,我又有什么错呢?…特么的,都什么垃圾,死一边去吧!现在又出现一只莫名其妙的蠢狗,呵呵,我正找不着出气的地方,此时刚好可以试试师傅刚传授给我的横剑式的最终招式,就拿你小子开刀!
卫庄的嘴角勾起一抹瘆人的弧度,剑气在从四面八方聚拢,凝成一股强大的气流,在树枝的尖端游走徘徊,一触即发。就是现在。
“……小庄。”
“……哈,师哥没见我现在可是忙得很?多亏您和您的猫都怕狗怕的腿软,等会回到茅屋可要谢我?”
“……别杀它。”
“……啧。”卫庄暗骂着,感觉自己又被盖聂摆了一道。虽然怒气未消,但手上还是急收剑势。
前三种变化在情急之下倒是都收住了,唯独最后一种,不知是真的来不及还是卫庄故意,就不偏不倚削掉了黑狗那一直摇晃得乱心的尾巴。
“嗷——”随着一声惨叫,黑狗一溜烟蹿没影了。
现在回过头想想自己刚刚都经历了什么,卫庄表示十分头疼。
这都什么事啊。
卫庄把他的武器——破树枝子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揉着眉头一心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刚一迈步,他就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在扯着他的衣角。
颇为烦心地回过头,刚想怼两句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正午的阳光灿烂的洒在盖聂一头柔软的青丝上,和着果味在丝带束好的发尾交织出少年的青涩味道,金粉勾画着面前的人那好看的眉眼,透过他长长的睫毛和他清澈的眼瞳中的墨蓝调和,万千柔情在他微扬的唇角散作一抹交错的水波。
盖聂拉着卫庄的衣角,笑着。他说:
“谢谢你。……师哥。”



tbc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