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哉

杂食,曾立志为冷圈产粮,现在嘛…好,不重要了【躺

风和火【亮青也】

。【亮青】结局预警
。道长死亡预警
。诸葛家遭灭门预警/大概就是和青直系关系较近的一支毕竟诸葛家一千多年来旁系壮大怎么可能杀的完x
。阿青黑化预警
。阿青第一人称预警
。破画画的写文预警




那一刻只觉得耳后一阵风,我转过身,一道滚烫的热血溅到我脸上。
王也的口中咳出一大口鲜血,我看到一只手贯穿了他的胸膛。
鲜红的血液顺着那人的指尖向下淌着,那只手在我的注视下动了动,手指向掌心合拢,缓缓的向上翻转,每转过一个细小的角度都有大股的嫣红从那手腕与伤口的交汇处汩汩淌下。王也的脖子上,手腕上,腰上,腿上,脚踝上搭着的金线在我眼前一绞,顿时鲜血喷涌,艳红在惨白的月光下飞溅,泼墨一般开在我的白衬衣上。
他,刚才是救了我吗……
王也的口中还在淌血,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吐出一个音节,只是将嘴角向上扯了扯。他在看我。
那手猛的从他的身体里抽离,扎眼的红色如忘川河畔的彼岸花在他的胸口绽开,他暗色的道袍上泥和血揉在一起,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他的肩膀在我的注视下猛烈的颤抖动了一下,整个人向后栽过去。



我杵在原地,不知为何,我无法动弹。
我的炁乱了。
我的手在抖。
我下意识地伸手向脸上的血迹探去,很湿,很热,很真实。
我的灵魂猛的撞回身体里,只觉得眼前一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枯黄的草地被他的血染红了大片,还带有温热的粘稠的液体渗透我膝盖的黑色布料,我能感到它在变冷。
眼前的人躺在地上,黑色的眼睛半张着,迷离地注视着夜空中云雾半掩的冷月,瞳孔中的月影已有些暗淡。苍白到失色的皮肤和脸上交错着的扎眼的血迹衬得他的黑眼圈格外浓重。
我的指尖覆上他胸前那道突兀的伤口,遮住他向外翻出的皮肉,很粘,很烫。我的手又开始止不住的抖。暗红色的血液从我的指缝流淌,绵延上我手背的骨节。
他的瞳孔慢慢地转向我,空洞的眼睛里是我望不到底的黑暗。
他的喉结从苍白的颈间滑动,扯开了那道还在渗血的伤口,一股暗红随之涌出。
“……老青啊,我这样子……是不是很狼狈啊……”他的声音已沙哑破碎得不成腔调。
“……”啧,忍不住了啊。
眼睛好酸,好涨。我张开眼,有什么炽热的东西从脸上划了下来。
“对不起,…”
“…对不起了…老青啊…咳咳…抱歉即使在这个时候我也没法把风后奇门给你,你不会怪我吧……”
“去他么的……您老就是这么想我的吗……您那破玩意,还是留着跟您自个儿一块进棺材吧……草…我特么…”我意识模糊地吐尽了这几年的脏字。
我承认自己当年被这东西击垮的时候曾发狂失去理性以致……想要得到它……不论用什么手段……不然就干脆毁了它!……世界上没有这种东西才好!……可后来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再看到他渐渐远去的身影,不再有什么八奇技的影子,就只剩下了一个……一个叫王也的人。
八奇技么……不知什么时候已不再那样重要……什么风后奇门,都见鬼去吧!……
我仰着头,用手背掩着湿润的眼睛,不想让他看到我脸上的表情。
“哎呀……不是我说,您还真把自个儿当姑娘了?…咳咳…别……别这么没出息……”
“那你特么倒是给我站起来啊!!王也,你特么不许死!!听到了吗!!”我发疯了一样的大吼着,失去理智地捶打着他的胸口。
“嘶……别,疼疼疼……老青啊……你这不是……难为我吗……”他被鲜血模糊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呸!我就是难为你又怎样!你有种现在起来打我一顿啊!!你给我起来!!我以……”
我……以什么身份呢……武侯奇门的天才少年?祖辈家族的手中宝贝?众人眼中的不凡后生?万千少女眼中的大众情人?……是我无能,是我太弱,是我年少轻狂处事不知分寸引火烧身,连带葬送了不知多少性命……难道,难道要我说以害你去死害大家去死的最该死之人的身份命令你给我活着吗?……我……
他的手指在我手边动了动。
"嘘……别说话……老青……你听,起风了……"
王也闭上了眼睛。



萧瑟的秋风拂过我被凝固的血液黏合的发丝,夹着淡淡的血腥味。王也的身体渐渐凉了下来,不知我在他身边跪了多久,只是直到他的身体融成和这清秋冷夜一个温度,我才直起身子。
这个叫王也的少年走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血迹被风干在我脸上,将我被血痂覆盖的那一部分的皮肉紧绷着,很难受,但我不想把它搽掉。
我笑自己。
谁说风过无痕?……



我一脚深一脚浅地踏着枯黄的落叶,我知道,自己此时只是一具失了魂的躯壳,正像几个月前一样,老鼠一般在一片漆黑中穿梭逃窜。
我将王也留在那颗老树下,等它的叶子落了,请在寒风中为那人盖一层薄被。
我……好恨啊……我诸葛青究竟犯了什么罪殃得老天如此待我?若我本不该生在这个世界当初为什么还要选择我?你要我残要我死我诸葛青自己承担为何要我身边的人替我顶罪?……我又看到父亲母亲相拥而死的惨状,看到大萌断了四肢咬舌自尽的情景,看到小白的脑袋滚到地上时还在望着我的那双不解的眼睛,看到王也……为什么为什么!!……我特么就是个混蛋!我特么还有什么脸活着!现在告诉我这二十多年来学这什么见鬼的武侯奇门都是垃圾有什么用!最后连……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我特么这些年来受这么多苦都是为什么啊!!老天爷,算我求你,让我死吧!你特么给我个痛快!我……
我能不能……用我的命,换他们的命……
……用我的命换……
我突然想到家族流传的关于我们诸葛家老祖宗的传说,据说当年老祖宗用奇门改命,并非没有成功,而是一直活到现在……虽然我不信,也知道自己根本没可能成功但我……我想试试赌一把。
我用右脚轻踏了一下地面,接下来,就把自己……作为中宫的祭品好了……就快了……
我催动仅余的全部力量注入到阵中。
突然,我的炁瞬间流失,再也无法聚到一起。
怎么回事?…
我睁开眼睛,低头看到我的腹部被一根冰凌刺穿了。血水顺着我的小腹流淌,与沾染的王也的血融合在一起,我的衬衣早已泥泞一片。
渐渐的,我才感觉到疼痛。冰冻住了我伤口周围的血液,好累,好冷,好疼。向前栽倒的一瞬间,我没有什么放不下了,很感谢那个送我一程的人,我最终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终于可以解脱了。原来死是这种感觉。
我闭上了眼睛。



我坠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湖,很冷,很湿,嵌入骨髓,冰冻了我的心智。我能感到水流夹杂的细小冰凌切割着我的面颊,墨色的水洗刷着我身上不知是谁的斑斑血迹。我任由自己向下坠落,越来越深,越来越暗,越来越冷,直到冷月的微弱的余辉散在一片交错的水波中。都结束了。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水流变得有些温热,渐渐的,竟沸腾得翻滚起来,灼烧着我的四肢。
我挣扎着,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是一片幽蓝。
四周的一切被来自地狱深渊的蓝火吞没,此起彼伏的蓝色吞噬着万物,包裹了天空,火光冲霄,淹没了月的残晖。冰色的火舌舔舐着万物生灵的精魂,将一切化为灰烬,归为虚无。
一片金叶被蓝光触碰,在瞬间焦黑,风过卷走了它仅剩的烟尘。
真是好美。



我渐渐发觉自己在缓缓的起伏中向前移动,我被一个人抱在怀里。他的身上凉如水,在翻滚的热浪中让我很舒服。我不自觉的往他的胸口蹭了蹭。一种幽雅的檀香混着淡淡的古龙香水的气息越加浓郁的从他身上散出来,包裹着我,抚摸着我身上心上的伤口,突然觉得心里很踏实,似乎把一切都忘了。
他胸前的翠色玉石在我眼前晃动,晶莹剔透,万千星辰在其中缓缓地流动,和淡淡的绿色交融,它指引着我的心,温柔着拥抱我,让我无法移开视线。
“……阿青,你醒了。”一个很轻柔的男声蕴含着无法洞悉的力量在我头顶上方响起。
我抬起头,他精致的面庞让我的心为之一动。墨色的青丝在他脑后翻飞,削短的发尾轻扫着高立的衣领,月光在那墨色的河中流过,依恋不舍地在尽头化作星点的微光。长长的睫毛上安静的斑驳着银色的月影,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他的薄唇勾着一抹浅笑,在一片火光中格外的摄人心魄。银月的光辉在他苍白的面容上静静的流淌,略显几分岁月涂抹的憔悴。
我出神地看着他,突然想说很多,想把我的一切告诉他。但我没有,因为我觉得…他都知道。
我想……看看他的眼睛。
我感到他的脚步顿了顿,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睁开了眼。
狭长的凤目如我所想一般惊为天人,水色的眸子温柔了天地,是那么清澈,如仙境中幽蓝的湖,将世间的忧伤浅埋,那双眼睛里藏着一个冰蓝色的世界,藏着星辰大海,藏着风与天空。
“阿青,安心睡吧,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



我……踏入了从未涉足的……记忆的角落……



“砰——”
十岁的我第一次摔开诸葛家最外堂朱红色的木门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门前的两只石狮子注视着前方,直到那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朦胧的秋雨中。
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走。
我不知道该去哪,只是脚步不停地向前跨着,在雨中发疯似的狂奔。
渐渐的,我的腿脚越发沉重,呼吸也煎熬得十分难受,我的步幅慢了下来,却还是一样固执地向前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我已用尽了体力,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只剩最后的一点意志的力量让我拖着脚步缓慢前行。
好冷,好累。我被冰冷的雨水打透,单薄的衬衣贴在我瘦小的身上,又湿又难受。我本是洁白的小腿上溅满了大大小小的泥点,我最为爱惜的那双棕色的小皮鞋此时已满是泥泞,每走一步都会和地面粘连。
抬起头,不知不觉我到了自己初次悟境的地方。一座低矮的小山。不是为何我会到这,不过不重要了,也许是我的心指引我来的。我踏着几片零星的金叶走了上去,林间小路回环,我转啊转啊,不知多久。
在一片金色中,我独自一人,踏着满地的枯叶,突然觉得好孤独,好想哭。
如果我没有一时冲动就好了……
这样谴责着自己,我能走出去的希望在渐渐消磨。
就在我害怕得要忍不住掉下泪来时,我看到……一棵高大的银杏下,一抹墨色在朦胧的烟雨中伫立着。我……不由得向他靠近。墨影在我的视线里逐渐清晰,是一位高挑的青年,肩上披了一件漆黑的外套,墨色的短发被习习秋风轻撩,一把白色的油纸伞擎在他苍白的手上,冰雨顺着伞骨淌过其上绘着的暗梅。秋雨连绵的下着,而他的身上,包括皮鞋的鞋尖都干净得一尘不染,连一颗水珠都没有。
也许是听到我的脚步了吧。他转过身,青丝翻飞,一双凤目微眯,水色的眸子让我一怔,不知为何,这一抹冰蓝抚平了我的心。
莫名的,觉得他是自己身边的一个从未谋面的很亲近的人,觉得他像家人,从心底想要接近他,似乎只是站在他身边,外面世界的风云再汹涌,也能瞬间消散如云烟。
一片金色的海洋中,他望着我浅笑。这世间竟有如此美的风景。
“来吧,阿青,跟我回家。放心吧,不会让你一个人。”……



我安心地笑了,什么都放下了。



是他,是老祖宗,那个一直守护着我的人,他来接我回家了。




—————————end—————————



来自一个咸鱼画手的挣扎产物x……我我我决定弃医从文!!/别信x
人生的第二篇文还是给了诸葛家!!/我是真的爱他们😭
另外阿青第一人称写的真爽x……比较心累的大概就是内心戏和第一人称的环境视角转换x
我……真的不想发刀啊……/我我我怎么对阿青下得去手!!/剁
另外道长我对不起您!!不是故意让您领便当!!都是剧情需要x/别解释了x
最后,希望不会太难吃x……/破画画的写文很惭愧,给各位鞠躬了!!

评论(10)

热度(69)